收藏到:
  • 您的位置: 主页 > 伤感日记 > 伤心日记 > 只因情深,奈何缘浅

    只因情深,奈何缘浅

    作者: 作者QQ: 时间: 2017-05-15 14:36阅读:

      
      那年三月,春风得意,草长莺飞;
      
      人世间,亦是笙歌篱落,红尘醉人;
      
      宋朝,一个传奇的神话,一顿美丽的奇葩,定格在源源史河。
      
      哪里,一段爱恋如桃花,缓缓烂漫......
      
      晨鸡未叫,武大却已早早备好,麻利的收拾好,深吸一口气。
      
      揉面,擀皮,起锅,出炉,一番动作行云流水,眼神专注,一如山石。看了看天色尚早,他又掌勺熬了米粥,且等自家二弟,起来就餐。提起自家二弟,他忍不住思绪纷飞:二弟名为捕督,自景阳山打虎扬名,十里八村的人都想挣着把姑娘嫁来,但二郎却迟不肯表态,他心中明了,二郎是心忧他,自双亲离世,兄弟二人相依为命,早已难舍,但如今......
      
      悠悠地叹了口气:“是时候了......”担起面摊,扎入少少的人群,大声吆喝:“卖炊饼了,卖炊饼了...”
      
      日上三竿,人群渐散。
      
      伸手取了一勺水,正欲畅饮,却见远处踱步而来的红衫女子,一时竟痴了。肌肤若雪,柳腰桃面,眉眼弯弯,恍若画中走来的女子,他只觉得口干舌燥,心如鼓响。
      
      却见那女子贝唇轻启“师父,给我来两个炊饼”叫喊了三声,她笑起来:“你这呆子!”
      
      终是回神,他燥了脸,赶快递上两个炊饼,两手相触,又闪电般地缩回,那女子绯红的模样,竟在他身上生了根,挥之不去!
      
      旁边的大婶看见他魂不守舍,好心劝到:“大郎,那小女子是潘家的女儿,名叫金莲,虽然人美,但是名声不太好,你......
      
      ”
      
      后面的话,他,没听进去,只记得半句:“金莲......”
      
      爱如蛊,遇上,便是一世的纠缠!
      
      二
      
      “大哥,你且慢!”
      
      武大停下脚步,“二弟,有事?”望着自己二弟,他抿了抿唇,身强力壮,剑眉薄唇,一身武艺,这人便是自己的二弟——武松!又涌上一股苦涩,身材矮小,长相平常,除了做烧饼,别无长物。
      
      “大哥,你可是走了心上人?
      
      倩影一闪,他仓促答到“没有”
      
      “大哥,勿要骗我,这些天,你的表现都说明了。哈哈,快告诉我,是哪家娘子?”
      
      苦涩一笑,“二弟,没指望的,我一个五尺烧饼贩,人家看不上的,倒是你,也该收收心,准备娶妻生子”
      
      “大哥,这是何话,你且告诉我是哪家娘子,行不行,试了才知道!”
      
      像是企望,带着私心,他缓缓念出“潘氏金莲......”
      
      日子一天天过,流水一般...
      
      “喜事,喜事”媒婆大喊着跑向武家,武大放下手中面饼,迎了上去“可是二郎答应了?”
      
      “不是啊,是你啊武大,潘家,潘家的小娘子她答应了...”
      
      恍若雷击,他怔在原地,难以置信,她竟然应了...
      
      “说来奇怪,之前去了许多次,也没个音讯,今个碰上武都督,我二人同去,她就应下了,总之,大事一桩啊!”
      
      他,欣喜若狂,她,真的同意了!
      
      大喜,三日之后。
      
      种因得因,种果得果;今日有因,他日结果。
      
      三
      
      锣鼓声响,鞭炮齐鸣。武家迎来久违的喜宴。“恭喜恭喜呀!”武大一身喜服,现在门外迎客!这一切,很是欢庆!
      
      夜已过半,他虽一身醉意,但不敢忘了,房中娇妻,掀开盖头,露出那张朝思暮想的脸,他声音颤抖,“我不是在做梦吧?”
      
      “呆子,”她笑的无邪,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。
      
      恍若一梦,他握住她的柔夷,轻声念着“此生得你,百事福源”
      
      红烛灭,人静眠。
      
      花了好大劲,才把手挣脱出来,心中念着“王妈,也真狠心,就一个区区烧饼贩,还说什么享尽荣华富贵,倒是他家小叔...”摸红装,贴花黄,她扮得娇羞动人,丝毫未觉他墨染的双眸,深不见底!
      
      “大哥,你且等等”
      
      “二弟,怎么了?”他一脸狭促,“大哥觉得嫂子怎么样?”他脸色微白,一下子亿起那日光景,自家娘子和二弟,他虽钝,卻非笨。
      
      “二郎,觉得呢?”
      
      “嫂子她......”
      
      “小叔回来了”她从堂前走来,伸手就要去卸他的刀。
      
      他愣住了,又是如此,低垂眼眸,他神色暗淡。
      
      “今天,是来向哥嫂道别的”
      
      “你要走?”俩人一齐出声,竟被她抢去了后话,“小叔,可是觉得嫂子招待不周?”
      
      “嫂子说笑了,是有一些要事处理,半月即归”
      
      “哦!”那一刻,他静盼着他离开,并没阻拦!
      
      临走那日,他记得二郎回头,“哥,莫要委屈自己,谁要是伤害你,我定要那厮偿还”看着他渐远的身影,他有些难受,如此这般,错了吗?
      
      繁华之后就是寂寞,转瞬间爱已过火
      
      “小二,拿酒来!”已经是第六坛,他拼命地灌自己,全然不顾身旁人的劝阻,仿佛唯有入喉的辛辣方能淡了他心口的伤!
      
      他心爱的莲,他视之如生命的爱人,另个别的男子成双出对,他反复的告诉自己“那不是她,不是她,可她的眉,她的眼,他记得,他记得!!”
      
      “为什么,为什么。”
      
      他早已知道,她嫁来绝非为他,一个既不会吟诗诵词,又没什么本事的烧饼贩,呵呵!一个烧饼贩!!
      
      他笑自己笨,太笨!他爱她,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,可她,并不爱他!
      
      他留下的胭脂,她从未开;
      
      他叮咛的嘱咐,她从未听;
      
      当亲眼看到真相,却连质问的勇气都没有,他一开始,便忍着,只为哪一点回心转意的机会,只要陪着她,就好,可当一切明了,留给他的,只是疼痛!
      
      他卸下面摊,平静地走入房间!
      
      “你怎么了?”
      
      不着痕迹的躲开,看着早已陌生的她他说“倘若,你再嫁一次,你会选我吗?”
      
      她一下愣住了,红了脸,躲开他的目光。
      
      他递过来一张纸,泛黄的纸张,让她发晕——“休书!”
      
      他一下明了,怕是自己同西门大官人的事被发现了,可这傻子平时也认了,今个怎抹了?“好啊!你个武大郎,你敢休了我,你这个负心汉,你忘了你当初说的了,你是不是外边找相好的了?你给我说清楚!”
      
      最后一点希望都破灭,他惨淡一笑,转过身,两行清泪“三日之后,便是离散!”
      
      人间自是有情痴,此情不关云与月!
      
      五
      
      时间无情,三日已至。
      
      “你,可已想好?”
      
      “既然大郎执意,金莲也只能同意!”
      
      “好!”“等等,一日夫妻百日恩,在休了我之前,请许奴家再为大郎温壶酒”
      
      他张了张口,却也应下了!
      
      清斟半杯,移他眼前,久久未动,在望眼前人,那个会笑着叫他“呆子”人,回不去了,都回不去了!
      
      端起酒杯,他笑了“纵这酒有毒,饮下了!”一仰而尽
      
      望着她渐白的脸色,像洞悉了结局,当意识开始涣散,他到底输了,彻彻底底,他明明有其他的选择,却依然选择了信她,即便知道无望,也用了一生去爱,只是她,终不爱他!
      
      缓缓的倒下,最后一句,她听的分明。
      
      他说:“此生,不悔!”
      
      六
      
      素年锦时描在眉间,亿一场春风,唤一帘佳梦,你的颜如花,开在我的过往,两岸相望,不思量;我把那年,轻轻唱......
      
      原来人真的有轮回,带着记忆,他遁入空门,日夜青灯古佛,诵禅念经,偶尔有人来听他的故事,也不说话!
      
      多年后,有人问他“他为什么要饮酒?”
      
      念着佛珠,许久后他答到“只因情深,奈何缘浅!”

    上一篇:从现在起心疼自己 下一篇:天涯路

    相关阅读

    []